2018年接近尾声,欢迎收看本年度的区块链界奥斯卡颁奖典礼。笔者盘点了2018年度最具流量的十位币圈大佬。在这里表彰他们过去一年的成就,是他们撑起了这一年的热点,被吹捧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被质疑时也曾落得千夫所指。


明面和背面的“重”死死地“扣”住他们,他们或回击或造势或默不作声,他们即是他们。区块链的舞台还在继续,今天呈上的是2018年的“戏份”,敬请查看。

 

10
陈一舟


“曾经对腾讯很害怕很害怕很害怕,后来发现还是跑不掉跑不掉跑不掉?!?

 
11月14日,“人人网卖身”的消息火遍各大社交平台。从崛起、辉煌到衰落,从转型、挽救到放手,十二年的长跑最终以“卖身”告终,陈一舟自此与人人网再无羁绊。

 
陈一舟最终用“非战之罪”来形容人人网的破败。事实上,人人网从没放弃任何可能绝地反击的风口,社交、视频、团购、理财、直播、二手车,甚至今年的网红技术——区块链。

 
今年1月2日,人人网发布RRCoin,两日内股价暴涨76%,然而仅仅一周,监管部门就约谈了人人网,原本想借区块链翻身却落得翻车。

 

陈一舟后来回应此事,无奈地辩解道:“人人网和区块链的想法,我们仅仅只是动了一个念头,连脚趾头都没动?!比巳送袷乔榱慈瘸崩锏奶孀镅?,它只是放了一个屁,但大家闻着却像是区块链,于是各种神奇的事情便发生了。

 
陈一舟坦言,自己对区块链关注得早,但是还没有投资相关的领域,因为上市公司的监管还是太严格,不敢轻举妄动,等规则出来再说。

 
有人说陈一舟是很好的投资人,却不算成功的企业家。即使陈一舟的商业版图里没有了人人网,但他还有开心二手车和SaaS业务。

 
知乎上曾发起提问,“陈一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某位员工回忆,有一次他在电梯里撞见了Joe(陈一舟的英文名),当时他正玩着小鳄鱼洗澡的游戏,Joe好奇地问他,“这是什么游戏?”说话间鳄鱼被硫酸烧死了,Joe最后说,“要是企鹅就好玩了?!庇哪难源羌渌坪跻彩鏊底懦乱恢鄣奈弈?。

 
人人网是互联网时代浪潮中的缩影,也曾选择区块链技术作为翻身的跷跷板,只是在时代的浪潮中,这个记载了80后、90后群体青春画像的平台最终成为过去式。

 

09
杨宁


“进入币圈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后悔的事?!?


杨宁是币圈新人,只可惜天不时地不利人不和,已经被吓跑了。

 
11月15日,火币针对CDC消费链发出公告,因项目方存在实际锁仓的代币数额与白皮书中承诺锁仓的数额严重不符,决定停止CDC在火币平台的所有交易及充值。

 
面对CDC深陷跑路的实锤,杨宁却称自己是局外人,自己也被骗了2000多万。面对媒体的采访,杨宁显示出从未有过的狼狈与无奈,“我只是一个投资人,团队一个一个走掉,我死撑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啊?!?

 
显然,杨宁的说法并不能说服投资者,反而招致了更为浩大的讨伐。

 
杨宁虽然多次对外宣称自己是CDC的常务顾问,但是在CDC消费链的白皮书上杨宁不仅排在第一的位置而且担任总干事一职,CDC实际的掌权人便是杨宁。

 
杨宁的履历堪称闪闪发光,拿了美国密歇根大学电子工程学学士,后又在斯坦福大学读取了硕士学位,而斯坦??晌绞腔チ匆嫡叩囊±?,杨宁毕业后参与创办了ChinaRen,后来又发起了空中网和悟空搜索等项目。

 
虽然杨宁去年年底才进入区块链的圈子,但是由于其在互联网领域的经验和多年来积累的颇为广泛的人脉,杨宁的入场是风风火火的,受到币圈人的吹捧和叫好。

 
杨宁称自己对区块链的理解是顿悟的,以前一直不懂认为是传销,后来自己读了些书看了些资料,就突然理解了区块链是怎么回事。

 
事实证明,杨宁还是不懂区块链。

 
面对杨宁的撤退,爱追踪热点人物的王峰似乎透着惋惜的情怀,“我觉得他就是1921年入党,但是很快脱离组织的类型啊。其实,很多人是1927年入党的,后来成为一代开国元勋,最艰难的时候,才是看见谁的笃定?!?

 

08
张健

 
“没有真正的力量,也不可能做出真正伟大的事情!”


张健,火币网前CTO,曾被杜均评价为“能死磕、能打仗”,后来张健离开火币网,创建了歌者资本,继而创建了FCoin,从此名声大噪。

 
“交易即挖矿”模式并非FCoin首创,但是FCoin却将其玩到了极致,超大比例的分红机制以及无限下放的社区自治权,都让用户看得眼红。各路资本相继进场,包括节点资本、丹华资本、时戳资本、八维资本以及郭宏才和蔡文胜等等,FCoin当然一路“扶摇直上”,短期内交易量就超过了OK、币安以及前东家火币。

 
虽然后来FCoin的反转在预料之中,但又出乎意料的早,仅一个月的时间,FT币价便开始跌跌不休,用户也大范围地离场,后续无人买前边入场的账,FCoin从迅速从高台跌落。

 
FCoin在位居榜首之后,整个团队几度扩张,从600人到800人再到1300人,堪称交易所中的顶配。但是在熊市的重压下,1CO币种的破法率高达96%,FCoin也早已入不敷出,传闻FCoin在北京的办公楼早已空无一人,门口仅留了一个号码。

 
FCoin掀起的“挖矿”浪潮还在持续,“玩游戏即挖矿”“骑车即挖矿”“挖矿即挖矿”等等。

 
郭宏才认识张健是接着洋洋的关系,洋洋一直评价张健是个温文尔雅的人,实力很强??墒侨缃裨诿教逯兴阉鳌罢沤 倍?,尽是“外逃”“跑路”“落幕”等,几乎被千夫所指。

 
事实上,就在我们胡乱猜测时,张健有了新的计划,FCoin 在日本上线 FCoinJP 交易所,将复制原有的交易挖矿模式。

 

07
杜均

 
“我是商人,并非庄家?!?

 
今年年初一篇《庄家杜均》的文章掀起了轩然大波。杜均何许人也?三十出头的他兼承销商、证券媒体以及坐市商三大角色于一身,头顶节点资本、金色财经、火币网创始人三个头衔。

 
从江城少年到链圈诸侯,杜均的小半生很传奇。杜均出生于重庆开县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生意人,因为家里经常有人来催债,小时候的杜均便对“钱”产生了强烈的渴望。

 
2005年6月1日,17岁的杜均怀拽着3000多元,跳上了开县开往北京的大巴,48小时后,北京到了。当更大的舞台展现在他面前,人生的开挂之路也从此开始。

 
从网赚少年到域名生意,从康盛经理到腾讯员工,从火币网联合创始人到全方位布局区块链生态,杜均的人生踩准了时代每一次的风口。

 
由于金色财经是币圈最早也是流量最大的媒体,币圈人视其为风向标,金色财经说什么就是什么,但是介于金色财经和火币这一层关系,很多人怀疑其在操纵币价。
 

媒体这样称杜均,杜均觉得很憋屈,他称自己非但不是庄家,还是一个可爱的宝宝,正经的说法是,“我是商人而非庄家”。事实上,杜均逐渐放下金色财经的身份,转向投入节点资本的工作。

 
杜均再一次成为热点是因为他近期发的一条朋友圈,声称金色财经每月亏损近300万,并补充道,当前的账面只够撑3年。杜均明面是上是在卖惨,但是大家的解读却别有一番滋味,“你们是在等死,而我们是在等你们死,因为金色财经账面上有一个亿!”

 

06
王峰


“蓝港是我的命,火星是我的梦。今天是两个平行世界,早晚要融合成一个更大的世界,我的心里也装着星辰大海,尽管我们还要翻山越岭,困难重重?!?br />  

此句摘自今年五四青年节王峰在“3点钟火星财经创始群”写下的感悟和宣言,就在昨天这个激情澎湃的宣誓得到了兑现。


王峰表示,这次将结合火星财经和蓝港互动的开发人员组建团队,而火星财经会配合做垂直社群。这次的结合终将王峰带回了自己所熟悉的领域——游戏。

 
相比于币圈其他大佬的经历,王峰的履历既简洁又厚重,简洁是针对数量而言,厚重是针对承载的时间而言。教书六年,金山十年,创业十年,他觉得每一个阶段都像是一辈子,他曾感叹活了三辈子很值得。

 
王峰进入区块链后创办了区块链媒体“火星财经”以及以个人IP打造的“王峰十问”,以热点话题作为切入点,邀请一线大佬深度座谈,一时风靡整个币圈。

 
自杜均发了一条“卖惨”的朋友圈后,王峰也随即就此话题发表言论,声称火星财经从九月份开始赔钱,当前人数为80人,同时以杜均为标的立了个小flag“如果不浪费,我们还能撑三年零一个月,如果三年零一个月牛市不来,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

 
相比于王峰在区块链圈子里越来越响的名气,蓝港互动交出的成绩一直不能让人满意,2014年王峰携蓝港互动上市,但是此后蓝港的发展一直不尽如人意,2017年持续亏损的报表招致一片谩骂,2018年拥抱区块链的概念依旧扶不起蓝港的市值。

 
同处一个时代的陈天桥和丁磊已经先后借游戏登上了中国首富的位置,游戏一直是压在王峰心头的“重”,如何借区块链的力发游戏的狠,请看接下来王峰的“招”。
 

05
李笑来

 
“你要对你的幸福和快乐盲目乐观,盲目到谁打击、嘲笑、恶心你,你都不在乎?!?

 
币圈最为声名所累的怕是当属李笑来,别人为了“名”可以到处碰瓷,李笑来是背着“名”成天辟谣。如果想要深刻理解“甜蜜的负?!?,李笑来是最好的参照物。

 
从今年年初为杭州百亿区块链基金演讲,到七月震撼整个币圈的录音门事件,紧接着与陈伟星互怼怼到丢掉雄岸基金合伙人的高帽,再到高调宣布出走币圈从此无站台,最后新书发布会上公开解疑区块链热点。

 
李笑来一个人就足以承包币圈一整年的流量。

 
事实证明,李笑来是一个非?;崴祷暗娜?,新东方任老师学生喜欢听他讲话,项目方拉他做站台人韭菜喜欢听他讲话,媒体更喜欢他讲话这样每天都会有文章作。
 

就在几天前,香港主板上市公司雄岸科技发布公告,李笑来将出任雄岸科技执行董事与联席 CEO。李笑来苦笑地在微博上写道“更不能随便说话了……”
 

然而,陈伟星再一次本着热心的态度发声“真心希望姚老板和李首富做好本职工作,对公司负责,对大老板负责,千万不能和以前一样,集了一堆散户投资人的钱,然后一拍屁股走人,不管项目死活?!保ㄎ淖种屑浠共迳狭艘桓鐾渫沸薜谋砬?。)小编翻回去找,发现此条微博已经被删。。。

 

04
徐小平


“区块链革命已经到来,这是一场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伟大技术革命?!?


此句摘自徐小平在真格基金所投企业CEO群里的发文,文末备注“上述信息,不要外传”。但是如此打鸡血的话怎藏得???随后其好友薛蛮子笑言“我没有他那么亢奋!”


混迹创投圈的徐小平在区块链上表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进”与“隐”,“进”可谓亢奋勇猛,“隐”可谓低调奢华。

 
徐小平的“进”体现在,其旗下的真格基金对区块链领域的多个赛道都有布局,老牌项目云象科技、知名项目火币、公信宝等,有数据显示,真格基金此前投资的区块链项目最大的平均回报率高达670.86%。

 
徐小平的“隐”体现在,与此前的亢奋相比,徐小平低调了很多,参加《王峰十问》只字不提“区块链”,其微博上找不到与“区块链”相关的内容,甚至在以前活跃的区块链社群也未见其身影。伴随着当前加密货币市场的“一片嘘声”,关于徐小平退圈的消息也不胫而走。

 

徐小平定不会像媒体传闻得那样已经退圈,要不然他的那些资产可怎么办?他只是暂时的隐起来,蓄好力气再来大造时世。进退之间游刃有余者,徐小平也。
 

03
孙宇晨


“宁可背负骂名把事情做成,也不做悲剧英雄?!?


区块链是一个拼流量的斗兽场,孙宇晨的神奇之处便在于其自带流量,微博粉丝过百万,Twitter粉丝60万。但是孙宇晨的魅力远不止流量数据呈现得这么简单,他会不断地制造话题,始终让自己不偏离舆论的中心地带。

 
孙宇晨制造话题的手法很简单,一是“怼”,二便是“吹”。
 

孙宇晨明面上怼过的人物,来头可都是杠杠的,其一便是币圈神人Vitalik,两者的骂战主要集中在双方项目的优劣势问题。其二便是火星人徐子敬,两人就投资利益开展了一场火药味十足的骂账,后由于徐子敬不接孙宇晨的瓜,最终不了了之。


其三便是自己人波场前COO刘明,这场互撕之战堪称壮烈,两人从学校到社会的成长史都被足足扒了一遍,塑料兄弟情看到让吃瓜群众毁三观。

 
孙宇晨的嘴皮子功夫很了得,当然也不会放过少吹捧自己的欢愉。波场一出场给自己立了flag,要做区块链界的微博。虽然波场主网上线前后几经沉浮,但是此番DApp的造势让波场用户量和转账数激增,给了孙宇晨硬硬的底气,孙宇晨扬言未来波场将会甩开ETH和EOS一个量级。

 
事实上,“怼”和“吹”都只是表面,孙宇晨还是个很努力的人,凌晨三四点在微博上为波场发声,拉拢区块链顶级交易所、钱包、媒体铺设波场的生态等等,孙宇晨还是那个为了实现目标风风火火的人。
 

02
吴忌寒


“如果要论被喷得有多惨,我觉得Vitalik曾经比我惨多了?!?

 
吴忌寒,现任比特大陆CEO,今年33岁的他财富已经达到165亿。

 
吴忌寒,人称小寒,长着一张娃娃脸。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永远是温文尔雅、谦逊从容。有人称他是“恶棍”“矿霸”,有人说他是“布道者”“航海战士”。

 
面对恶语,他有时候选择回击,“Fuck your mother if you want fuck.”已成为经典,当然他也笑说,“如果要论被喷得有多惨,我觉得Vitalik曾经比我惨多了?!?

 
2013年吴忌寒联手长铗创办巴比特布道区块链知识,再到创办比特大陆今携比特大陆上市,今天的吴忌寒又与CSW杠上拉开BCH世纪硬分叉之战。有人说,吴忌寒的区块链版图一开始就是有规划的,步步为营。

 
今年6月,红杉资本和新加坡政府基金以4亿美元参与了比特大陆的Pre-IPO融资,传闻此轮估值达120亿美元。如果消息属实,这将会是传统资本市场上最大的区块链IPO。这在当时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今年11月15日,BCH硬分叉之战拉开序幕,吴忌寒和澳本聪开启了一场演化派和原教旨派的较量。


虽然11月16日凌晨比特大陆支持的BCH ABC链领先CSW带领的BSV链挖出的区块高度,但是由于两者都没有重放攻击?;?,BCH硬分叉还在持续进行中。当前ABC超出BSV的区块高度正在缩小,与此同时BSV的市值也已经高出BCH。


事实证明,这是一场马拉松,还没有决出胜负。


虽然算力战还没有结束,但是人们已经开始担忧BCH这条链的未来,BCH会更加中心化吗?BCH会变得边缘化吗?算力战的对决消耗了巨资真的值得吗?等等。

 

01
BM


“我真的没有抛弃EOS!!!”


有一种任性叫BM,有人用“始乱终弃”来形容BM这一生。

 
有一种怪才叫BM,有人用“怪”来修饰BM的天赋异禀。

 
前几天还闹出BM要舍去旧爱EOS投身新欢的绯闻,BM虽是无心之谈,但是却引起了EOS社区的小地震。

 
这种担忧并不是没有来由的,毕竟BM自毕业后就很努力,先后开发了BTS、Steemit、EOS三个区块链系统。网友表示,BM可以获得“发币王”,频率达到一年一币。

 
即使当前BM和EOS紧密捆绑着,但也多次传出BM要离开EOS的消息,就在EOS主网即将上线之时,社区就揣测BM要离开EOS社区,事实上EOS主网刚上线,因为投机者恶意炒作EOS RAM的价格,BM便在电报群放眼“Goodbye”随后退群。

 
虽然BM每次都会重新声明“我不会离开~”但是依旧引起了社群成员的担忧,可见BM给与社区的安全感一点也不够。

 
EOS堪称2018年最热的公链,1CO公募便获得40亿的巨额融资,超级节点竞选的阵容堪比美国大选,即使当前币圈一熊再熊也没抵挡EOS频繁出“爆款”菠菜DApp的脚步,薅羊毛、开发者和专营刷单人员等等都赚得一波好钱财。后续的RAM和CPU的资源之争表面上是坏消息但也变相赢得了币圈人几次关注。

 
EOS的强大之处或许不在于它空喊的百万TPS口号,而是它自一出身便顶着巨大的光环,尽管问题不断,21个超级节点、49个备选节点以及成千上万的用户都在小心翼翼看护着它,一旦出现问题大家都会帮助它。

 
没人知道BM是真心还是勉强,毕竟怪才的脑洞一直很奇特,不过EOS社区还是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尝试不过度依赖“善变”的BM。


来源:哔哔News

30选七走势图 www.zrbd.net